首頁 醫院資訊 訊息專區
2018-11-01
來源:公共事務課
查看次數:486
聯合元氣網--吉里巴斯醫療系列(四~六)

防治觀念與警覺性不足 吉里巴斯乳癌「爆乳」問題多

馬偕紀念醫院 王紀葳/隨團採訪整理報導

馬偕紀念醫院在吉里巴斯深耕十一年,過去以內科、眼科、小兒科及耳鼻喉科為主,今年起,首次派乳房醫學中心技術員李亭儀攜乳房超音波為當地婦女進行乳房檢查。

吉國近年發現婦女乳癌人口增加,雖有外科醫師,但因民眾的觀念與警覺性不足,無視於乳癌早期檢查與診斷的重要,常常發現時癌變已擴大,癌細胞組織像是已「爆掉」般的侵蝕皮膚表層。

有鑑於此,台灣醫療計畫經理人資深護理師王碧玲,二年來積極推動吉國婦女乳癌防治宣導,早在醫療團出發前二週,即透過各診所的醫生助理進行地毯式的篩檢,包括觸診有硬塊、皮膚外觀有變化及建議追蹤檢查的名單逐一掌握,希望能夠做到滴水不漏,並安排李亭儀前往最接近病人所在地的衛生所,一一替病人檢查,減少看診交通不便與耗時的現實考量。

↑李亭儀為吉國婦女進行乳房超音波檢查

 

李亭儀表示,吉國婦女體型豐滿,海島型國家的悶熱潮濕最不利於緊身胸衣的透氣排汗,因此,常見毛囊炎與乳房皮膚長期發炎產生潰瘍,一旦沒有良好的傷口護理也容易造成感染。

李亭儀也語重心長的說,比起乳房超音波更適合當地婦女的檢查方式應該是乳房攝影,但受限於環境限制,便於攜帶的乳房超音波即使檢查較費時,但仍是目前最值得仰賴的檢查方式。

吉國婦女對於癌症仍會感到害怕,但卻不想面對。一位診所的醫生助理胸部就有腫塊,身為前線工作人員的她,寧可張羅居民來受檢,但自己卻想逃避現實,直到醫療團停留的最後一天也沒有勇氣檢查。

醫療團看診的第五天早上,接續二個進行乳房超音波的婦女,都已發現皮膚表層潰爛,總計此次在超音波與視診下約有25名婦女高度懷疑為惡性腫塊,年齡介於50-65歲,有些人早已被醫師建議進行腫塊切除,但因不信任當地醫療,因此選擇自家草藥療法。

此次檢查結果將提供衛生所,並另製作一份追蹤名單,以持續關懷,但現實情況下,即使可以在當地進行手術,仍得靠後續轉診到海外進行化療與放療,對病人來說又是一段艱辛未知的過程。 為強調早期發現與治療的重要性,王碧玲結合當地醫護人員 ,每週一到兩次,帶著乳房模型在村莊社區宣導乳房自我檢查,並說明癌症前兆症狀,期望讓醫療成本與病人傷害降至最低。

↑吉里巴斯目前正透過台灣醫衛計畫進行乳房自我檢查宣導教育

 

此外,也積極籌劃結合當地婦產科醫師成立「吉里巴斯癌症協會」,藉以培養推廣癌症防治與醫療新知的志工,及訓練癌症照護、安寧療護等專業人員,為吉國人民的癌症治療築起一道防線。

↑突然間停電迫使乳房超音波無法運作,臨時轉移陣地

 

 


 

40分鐘 還給病人用鼻子呼吸的權利

馬偕紀念醫院 王紀葳/隨團採訪整理報導

 

五十八歲的男性古尬走進耳鼻喉科門診,外觀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一屁股就坐在醫師前方的小圓椅上,並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後很自然的將頭後仰15度。

馬偕紀念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許瑞賢以鼻鏡一看,發現古尬的鼻腔內有巨大的鼻息肉,右鼻腔被整個塞住並且已擴及到左側鼻腔,這樣的病人根本難以用鼻子呼吸,且可能早已影響嗅覺與味覺,生活中呼吸與吃飯都只能仰賴嘴巴。

為安排隔日替古尬進行鼻竇內視鏡切除手術,隨行的護理師劉宣妤以流利的英文與當地護理人員溝通並請其翻譯,深怕一個言不及意讓病人不清楚手術流程與術前的各項準備。

許瑞賢醫師表示,鼻息肉大多是一種未癌化的良性組織,成因不明,但可能與個人體質及長期的慢行鼻竇發炎有關,治療上可採取類固醇鼻噴劑藥物治療或外科切術手術,但針對巨大的上頜竇後鼻孔息肉,手術切除還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為了還給古尬能夠有用鼻子呼吸的權利,許醫師希望能儘快在隔日安排手術並且在醫療團尚未離開時看到改善效果。

↑耳鼻喉科許瑞賢醫師解決病人長年鼻息肉問題

 

中央醫院的手術室設備雖簡陋,如同電影上看到的戰地手術室,但工作人員十分熱誠友善,開刀過程中彼此配合得宜,許瑞賢在40分鐘內將困擾古尬多年長達十公分的鼻息肉給夾出,術後的古尬留院一晚後,不待醫師的查房,已滿臉微笑的在醫院內遊走了。

  比起古尬情況稍好的20多歲女性,因鼻息肉較小採以局部麻醉處理,過程中可以與醫師回應互動,在「疏通」成功的那一剎那,直接比起大拇指給醫師一個「讚」。

↑馬偕耳鼻喉科許瑞賢醫師以內視鏡為病人處理鼻息肉問題現場即獲得民眾比讚表示感謝

 

吉里巴斯沒有耳鼻喉科醫師,臨近如澳洲等國的志工醫療組織,也無法長期進駐,即使此行遇到的志願性醫療團體,亦僅以安排走訪小學做大規模的聽力篩檢為任務,對於解決居民長期耳鼻喉科疾病問題,仍得盼著馬偕醫療團的到來。

↑居民長期受慢性中耳炎困擾造成耳膜破損嚴重,圖為許瑞賢醫師(中)劉宣妤護理師(右)

 

考量吉國民眾的需求,馬偕紀念醫院國際醫療中心數次安排耳鼻喉科醫師隨隊前往,此次耳鼻喉科門診衝破300人次,其中高達八成五以上的病人長期深受慢性中耳炎造成耳膜破損困擾,由於生活中無法遠離潟湖為生,就像空污嚴重但又不得不出門時,只能選擇配掛口罩做為多一道防護,於是許瑞賢醫師建議日後能夠以發放耳塞做為居民下水前的準備,否則耳朵內「濃得化不開」的潰瘍只靠醫療團半年來一次的「大掃除」根本不夠。

 


 

邦交還給政治 醫療常在民心

馬偕紀念醫院 文/王紀葳

距離台灣8000多公里之外的吉里巴斯,是我國目前17個邦交國之一,這個擁有豐沛海洋資源的國家,受制於土地鹽分過高,農作不易,導致居民長期營養不均,惡劣的生活環境也致使人民飽受疾病威脅,即使醫療最後一道防線的中央醫院,仍然難以克服諸多難解的現實。

被喻為「世界的盡頭」的吉里巴斯,從台灣出發需先前往韓國、香港或澳洲,轉機至斐濟再搭上每週唯二飛往吉里巴斯首都塔拉瓦的班機,配合航班時間可能長達3天才能抵達,有一種「遠得要命」的感覺。

對吉國人民而言,「台灣」兩字並不陌生,某一次我穿著印有台灣國旗字樣的背心在村落中獨行,就有吉國男性咧著嘴微笑著對著我說「I Love Taiwan」,在異鄉聽到這句話的感覺份外溫暖。

「台灣醫師要來囉!」

醫療團抵達的前兩週便透過當地電台放送消息,即使是在醫院服務的醫療人員,也都特地請假帶著家人就診,特別是對「超音波」儀器感到神奇,許多民眾抱著健康檢查與朝聖之心,從早上八點就到門診排隊,即使在炙熱的艷陽下等到中午,踏進門診的那一刻依然保持一張笑臉。

↑艷陽下排隊等著進行心臟超音波檢查的民眾

 

缺乏專科醫師與檢查工具是目前吉國醫療的一大困境,各國醫療團或醫療志工的投入也只能解決短暫性的問題,即使帶著檢查儀器,去年中央醫院在馬偕紀念醫院協助下完成電腦斷層儀建置,但更多的問題往往出現在「診斷」之後。

病床上躺病人,病床下全家睡,院區內貓狗自行遊走,加護病房與一般病房的差別在於有「冷氣」與「請脫鞋」的告示,這已是吉國醫療的最後防線。加上人民生活普遍貧困,讓疾病治療受到極大的限制,更令人難過的是,根據吉里巴斯中央醫院十大死因的統計,「不明原因」位居第一,許多病人到了人生終了,仍然是一個「問號」。

↑中央醫院停放的救護機車

 

在醫療的使命中,每一個「可能」都不可能放棄;但在現實的情況下,卻不那麼簡單,致力救助與人道關懷的立場,在白袍之下沒有差異,「能夠再多做些什麼」,依然是最值得深思的問題。

 

↑加護病房外的告示「請脫鞋」

 

 

 

【延伸閱讀】

聯合元氣網--吉里巴斯醫療系列(一~三)